美國“濫訴” 法理不通的三個關鍵!

2020年是美國政客們忙碌的一年,盡管在抗疫成果上乏善可陳,但在“甩鍋”行動上,他們絞盡腦汁、陰招迭出,相繼散布“中國是病毒源頭”“中國隱瞞疫情”“中國誤導世界衛生組織”等種種謊言,企圖顛倒是非,愚弄世界。如今他們又以這些荒謬的理由,策劃和發起了對中國追責索賠的濫訴。那么,這場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鬧劇是誰導演的?它在法理上站得住腳嗎?

法律屏障之一:良法善治僅保護合法訴權和正當訴求

任何訴訟均須有合法正當的理由,然而,美國此次針對中國的疫情索賠訴訟案件均缺乏合法正當的理由,屬于誣告。據美國媒體披露,這些訴訟案所列舉的訴因包括以下幾點:

(1)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國;

(2)被告允許病毒傳播;

(3)被告隱瞞病毒傳播的行為;

(4)被告的行為對原告的損害;

(5)被告囤積個人防護用品,牟取非法利益。

對于新冠病毒起源之爭,國際社會的共識是這是一個科學問題,在最終結論沒有出來之前,任何關于病毒起源的說法都缺乏事實和科學依據,更不可以成為所謂索賠的依據。

至于指控中國隱瞞疫情以及允許病毒傳播則更是罔顧事實。中國政府不僅依據《國際衛生條例》第6.1條規定及時向世衛組織進行了通報,而且早在2020年1月3日就開始通知美國。為了阻斷病毒傳播,武漢于1月23日實施了史無前例的“封城”措施。第二天,也就是1月24日,美國駐武漢總領事館在微博宣布暫停運營,美國政府也決定立即派飛機到武漢撤僑。此時,美國國務院也將對中國的旅行建議警示調為第四級:“由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請不要前往湖北省?!?nbsp;

清華大學國際爭端解決研究院院長張月姣表示:“中國完全履行了國際義務,所以從事實上沒有依據,是誣告。同時,國際上也沒有先例,為什么《國際衛生條例》里邊規定了通報的義務,分享疫情的通報,但是沒有追責的條款,就是說因為這種流行病,國際突發衛生事件很多都是人不可預見的,而且是人不可抗力的事件,所以不會去追究這個病毒發生在哪個國家,要它去承擔責任?!?/p>

法律屏障之二:國際法上的主權豁免原則

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體制確立以來,人類社會的政治生活呈現“個人—國家”與“國家—國際社會”的雙層分立模式。個人組成國家,國家則組成國際社會。因此,法律分為國內法和國際法。國內法用于規制和處理自己國內的事務。而公認的國際法是各個國家意志協調的結果,是國家之間適用的法,用于處理國際事務。

中國國際法學會會長、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黃進表示:“國際法上最主要的,最基本的原則,就是國家主權平等原則,這個原則在聯合國憲章第二條得到了確認,是世界公認的國際法的基本原則。國家主權是平等的,平等者之間無管轄權,也就是說一個國家及其財產在另外的國家的法院是享有豁免權的。美國現在提起的針對中國的訴訟,都是基于美國的國內法,在美國的國內法院來對中國提起訴訟,這實際上是以國內法來對抗國際法,以國內法制來對抗國際法制,以單邊主義來對抗多邊主義。這顯然是違反國際法的?!?/p>

法律屏障之三:美國《外國主權豁免法》的例外無一適用

二戰以后,隨著交通和通信技術的突飛猛進,國際社會日益直接面對私人主體,國內社會更多地受到國際社會和其他國家活動的影響與制約。為了保證國家與私人在進行民商事活動時遵守平等原則,一些國家開始主張把國家的活動分為主權行為與非主權行為,主權行為享有豁免權,非主權行為不再享有豁免權。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美國通過1976年《外國主權豁免法》,在承認國家享有豁免權的前提下,確立了放棄(豁免)例外、反訴例外、商業例外、侵權例外、征收例外、執行仲裁裁決等例外,并于2016年增加了恐怖主義例外。

在此次濫訴案件中,原告主要就是以商業例外、侵權例外、恐怖主義例外為由請求美國法院對中國行使司法管轄權。那么美國《外國主權豁免法》這三個例外真的可以作為起訴中國的法律依據嗎?

對此,黃進說:“單從法律上來講,第一項,中國的抗疫行為完全是主權管轄內的政府行為,沒有任何商業的性質。第二項,所謂的侵權行為的例外,它要求使用侵權行為的例外必須基于侵權的事實、結果發生在美國,而中國的抗疫行為與美國公民,可能因為這次疫情所遭受的損失之間沒有任何的因果關系。第三項,所謂的恐怖主義例外,他們認為武漢病毒所人為地制造了新冠病毒,并且有意或無意地擴散出去,導致全球新冠病毒的大流行。這是一種典型的陰謀論,而實際上世界科學家們的共識新冠病毒是天然的,是自然的?!?/p>

專家觀點:

清華大學國際爭端解決研究院院長 張月姣:首先從政治上來說,把中國作為一個競爭的對手,就是打壓中國,遏制中國的和平崛起。第二,從經濟上來說,由于它自己在這個疫情中,也是受到了很大的損失,所以想通過這個誣告濫訴能夠獲得不當的利益,所以要求賠償的金額都是天文數字,所以這是白日做夢,是不可能做到的。第三,就是想用這個來轉移國內的責任,轉移國內對它的批評,特別是為這個大選作為一個造聲勢。

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委員、中國外交部國際法咨詢委員會主任主任委員 黃惠康:現在美國的濫訴誣告案剛剛發起,目前還處于能否完成送達的階段,還沒有進入法院的正式審理程序。我想有一點非常確定,我們會堅持國際法上的基本準則,國家主權豁免的基本原則,依法辦事。我們在戰略上要藐視這些誣告濫訴的圖謀。因為我們很有底氣,不僅僅是政治上,就是在法律上我們都處于非常有力的地位。同時我們又要用好法律的武器,只要它往前推進誣告濫訴案的圖謀,我們有足夠反制的措施,相信這些誣告案最終一定是以失敗而告終。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刁大明:在美國的疫情導致了一個結果,使這些傳統的人權的問題綜合性發作。所以有美國媒體評論,美國就像一搜泰坦尼克,疫情導致的結果就是泰坦尼克遇上了冰山,但是這部分弱勢群體和當時在泰坦尼克上的乘客最大的區別在于,他們沒有救生筏。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 格雷厄姆·艾利森:美國一直是國際秩序的首要"建造者"和"守衛者",歷史學家們將過去的100年稱為“美國的世紀”,美國人對自己在各方面所處的頂尖地位早已習以為常。因此,若是有另一個如同美國一樣力量強大的大國,甚至更大的國家存在,這將對美國人的自我認知造成威脅。

中國國際法學會會長、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黃進:一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一個是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兩國的關系是最重要的雙邊關系,中美兩國的關系我認為,合則兩利,斗則兩傷。各個國家之間的關系,它是建立在國際法規則基礎上的。兩國之間應該本著平等互利,合作共贏的態度來處理好中美關系,要共同維護好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共同維護好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法律體系,以及建立在國際法基礎上的國際秩序,共同攜手來處理好世界事務。

(編輯 王曉輝)

多乐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