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在絲綢之路上的樞紐地位

  【光明學術筆談】

  本期主持 劉進寶(浙江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本期主題 絲路重鎮:都市在中外文化交流中的地位與作用

  絲綢之路是古代中外交流的重要通道,不論是陸上還是海上絲綢之路,均有多條通道,甚至如網絡一樣互相交織,互相聯通。不論中外交通的道路如何變化,總有一些重要的節點,在絲路交通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如長安是絲綢之路的起點,敦煌是絲綢之路的“咽喉”之地,廣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深入探討絲綢之路上的交通重鎮,有助于深化絲綢之路研究,對我們理解絲路發展與節點城市的興衰關系及其在中外交通史上的重要地位有著重要意義,并對當下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與人類文明交流互鑒也具有啟示作用。

  作者:劉進寶(浙江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敦煌一名,較早見于《史記》《漢書》的記載,如《史記·大宛列傳》中“始月氏居敦煌、祁連間”,《漢書·張騫傳》中烏孫“昆莫父難兜靡本與大月氏俱在祁連、焞煌間”;《漢書·西域傳》中還記載“烏孫本與大月氏共在敦煌間”“大月氏……本居敦煌、祁連間”。

敦煌在絲綢之路上的樞紐地位

玉門關遺址。資料圖片

  “敦煌”在《史記》《漢書》中已經有了“敦煌”“焞煌”和“燉煌”三種寫法。有學者認為,有火字旁的“燉”是正體字,“焞”是其異體字,無火字旁的“敦”為俗體字。關于其含義,東漢應劭解釋說:“燉,大也;煌,盛也?!边@其實主要反映了漢代敦煌的興盛及其在中西交通中的重要地位。到了唐代,李吉甫在《元和郡縣圖志》中解釋說:“敦,大也,以其廣開西域,故以盛名?!闭J為此地對開發廣大的西域地區有重要作用??梢?,對同一個地名、同一件事,不同的歷史時代會根據當時的情況作出不同解釋。

  敦煌是絲綢之路的咽喉

  在張騫出使西域前后,漢武帝還派遣霍去病率兵攻打河西的匈奴。擊敗匈奴后,漢王朝設置了包括敦煌郡在內的河西四郡,并在敦煌郡城的西面修建了玉門關和陽關,作為扼守西域進入河西、中原的門戶。

  敦煌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東接中原,西鄰今新疆,自漢武帝時期(前140—前87年)以來,就一直是中原通往西域的交通要道和軍事重鎮。從敦煌出發向東,通過河西走廊就可到達古都長安、洛陽。從敦煌西出陽關,沿昆侖山北麓,經鄯善(若羌)、且末、于闐(和田)至莎車,穿越蔥嶺(帕米爾高原)可進入大月氏、安息等國,這條通道就是著名的絲綢之路的南道;而從敦煌出玉門關北行,沿著天山南麓,經車師前王庭(吐魯番)、焉耆、龜茲(庫車),到達疏勒(喀什),然后越蔥嶺,進入大宛、康居、大夏等地,這條通道就是絲綢之路的北道。隋唐時期,由于中外經濟文化交流加強,在原絲綢之路北道之北又出現了一條新北道,即出敦煌至伊吾(哈密),再經蒲類(巴里坤)、鐵勒部,過今楚河、錫爾河而達西海(地中海),其在我國境內大致是沿著天山北麓而至中亞。

  敦煌總扼兩關(陽關、玉門關),控制著東來西往的商旅。而絲綢之路的這三條道路都“發自敦煌”,然后經“西域門戶”的伊吾、高昌(今吐魯番)、鄯善而達中亞、歐洲,敦煌是其咽喉之地,這就清楚說明了敦煌在中西交通中的重要地位和樞紐作用。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西北的一座長城烽燧下發現了一個郵袋,里面裝著8封用粟特文所寫的信件,其中5封相對完整,學界將其稱為“粟特文古信札”。根據百年來世界各國學者的研究、解讀,這些信是從姑臧(武威)、金城(蘭州)和敦煌發送的,是這些地方的粟特商人寫給家鄉薩馬爾罕(今烏茲別克斯坦)貴人(自由民)以及樓蘭等西域地區的其他粟特商人的書信。從這些粟特文信件可知,這個以姑臧(武威)為大本營的粟特商團,活動范圍很廣,他們東到洛陽、鄴城(河北邯鄲南),西到薩馬爾罕,經營的商品有黃金、麝香、胡椒、樟腦、麻織物、小麥等,當然還有絲綢。這組書信寫于西晉末年(312年前后),真實地反映了絲綢之路上的商業貿易活動。

  作為絲綢之路“咽喉”的敦煌,是東西方貿易的中心和中轉站,被稱為“華戎所交一都會”,而敦煌就是伴隨著絲綢之路的興盛而走向輝煌的。不論絲綢之路分為幾條道路,其走向如何變化,敦煌都是唯一不變的吐納口,故而成為東西方文明交匯的樞紐。

  敦煌郡的設置是開通中西交通的結果

  漢武帝打敗匈奴,將河西地區歸入漢的版圖后,漢王朝為了進一步開發河西,保護中西交通,便在河西地區推行了一系列政治、經濟措施。包括敦煌郡在內的河西四郡的設置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項。

  敦煌建郡的年代,《漢書》的記載就不一致,《漢書·武帝紀》載,元狩二年(前121年)“秋,匈奴昆邪王(即渾邪王)殺休屠王,并將其眾合四萬余人來降,置五屬國以處之。以其地為武威、酒泉郡?!痹α?,“乃分武威、酒泉地置張掖、敦煌郡,徙民以實之?!倍稘h書·地理志》則載,“酒泉郡,武帝太初元年開?!薄岸鼗涂?,武帝后元(元)年分酒泉置?!?/p>

  正是由于史籍文獻記載的不同,20世紀40年代以來,許多學者依據《史記》《漢書》和考古新資料,對敦煌郡的設置時間進行了深入研究,但結論頗不一致。主要有元鼎六年(前111年);元封四到六年間(前107—前105年);太初四年(前101年)或稍后;天漢三年(前98年);太初元年(前104年);天漢二、三年后至征和二年(前91年)以前;后元元年(前88年)等意見。

  考古學家黃文弼指出,漢代于西北邊塞凡有設置,或與重大軍事行動有關,或屬交通方面之必需。如“初置酒泉郡以通西北國”,而武威、張掖郡的設置則是為了隔羌胡交通。即著力開通東西交往的線路,極力阻隔南北方向的聯系。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河西郡縣的設置在絲綢之路的開通和經營方面的重要作用。敦煌郡的設置,就是漢王朝經營西域的重要成果。太初元年(前104年),漢王朝為了進一步擴大在西域的影響,拜李廣利為貳師將軍,率數萬人“以往伐宛”。太初二年,李廣利伐宛失利,“還至敦煌,士不過什一二。使使上書言:……天子聞之,大怒,而使使遮玉門,曰軍有敢入者輒斬之!貳師恐,因留敦煌”。李廣利伐大宛是漢代經營西域的重要行動,“數萬人”的戰斗隊伍必定配備有大量的力役運輸等。這樣大規模的出兵西域,后方必有布置,當時的敦煌,對漢王朝來說正是經營西域的前沿基地,對于進入西域的漢朝兵士來說,又是后方基地。所以在此時設置敦煌郡,既可以備軍事之轉輸,又有利于中西交通。

  敦煌是經營西域的基地

  敦煌既是絲綢之路的“咽喉”,又是中原王朝經營西域的基地。在我國歷史上,特別是漢唐之間十多個建都長安的王朝,都注重加強西北方面的防御,尤其重視對河西走廊的經營。清代顧祖禹在其《讀史方輿紀要》中說:“昔人言:欲保秦、隴,必固河西;欲固河西,必斥西域?!本秃虾踹壿嫷乜偨Y了這方面的歷史經驗。

  敦煌既是經西域來中原僧侶、使節、商人的最初落腳點,也是西去僧侶、使臣和商人告別故國的地方。在漢代,凡是罷都護、廢屯田之時,政府派人迎接吏士,“出敦煌,迎入塞”,就算完成了使命。對當時的旅行者來說,“西出陽關”意味著凄涼的離別,“生還玉門”象征著幸福的重聚。另如貞觀初年玄奘西行時,就是從瓜州、敦煌間偷渡出境的。當貞觀末年玄奘返回之時,唐太宗便“令敦煌官司于流沙迎接”。

  隋煬帝時,“西域諸胡多至張掖交市,帝使吏部侍郎裴矩掌之?!迸峋卦诤游魍ㄟ^胡商對西域情況作了一番調查、了解,并根據其掌握的實際情況寫了《西域圖記》三卷,上奏朝廷。當隋煬帝召見裴矩時,他又講了一些西域、河西的情況及發展絲路貿易的重要性,并指出吐谷渾也不難攻下。帝于是慨然慕秦皇、漢武之功,“甘心將通西域”。

  為了打通絲綢之路,隋煬帝西巡河西。大業五年(609年),由大斗拔谷(今甘肅省民樂縣扁都口)而“次燕支山,高昌王、伊吾設等,及西番胡二十七國謁于道左?!蔽餮泊蟠蟠龠M了絲路貿易的繁榮。早在裴矩經營西域時,就常常往來于敦煌以至西域之間。隋煬帝在接待西域使者和商人的同時,還派韋節、杜行滿等人出使西域。他們到達克什米爾、印度等地,得到了瑪瑙杯、佛經、獅皮、火鼠毛等奇珍異寶。

  唐王朝建立后,仍積極經營西域。在打敗北方的勁敵東突厥后,就轉而進軍西域。貞觀十四年(640年),唐太宗平定高昌,貞觀十八年又攻焉耆,二十二年破龜茲,到唐高宗顯慶三年(658年),終于扼制了西域地區最大的對手西突厥,西域各政權的宗主權也正式從西突厥轉移到唐朝手中。在唐朝經營西域的這些活動中,敦煌除了作為唐朝進軍西域的物質供應基地外,沙州(唐朝在原敦煌郡設沙洲)刺史也曾親自率兵參加了諸如攻取龜茲的戰斗。此后,在唐朝與西突厥、吐蕃余部爭奪西域的斗爭中,沙州(敦煌)是協助安西都護府(駐龜茲)控制西域的重要力量。

  唐朝前期,除了高宗永隆二年(681年)“西邊不靜,瓜沙路絕”和玄宗開元十五年(727年)吐蕃一度攻占“瓜沙”外,敦煌一直是唐王朝經營西域的重鎮。當時敦煌的集市上,既有內地來的漢族客商,也有從中亞各國來的胡商。胡商的來源很多,如阿拉伯、北非、東羅馬帝國、波斯、印度半島諸國等,都與唐有所謂“通貢”“通使”的商業貿易關系。敦煌城東沙州十三鄉之一的從化鄉,就是由陸續定居下來的粟特商人構成的。

  唐中葉以后,中國的經濟重心和政治重心逐漸南移,海上交通日益發達,陸上絲綢之路逐漸衰落,敦煌也隨之失去了往日的輝煌??梢哉f,敦煌的出現、發展、繁榮和衰落,正是絲綢之路興衰的標志。當絲綢之路暢通、中西文化交流頻繁時,敦煌就繁榮、興盛,當絲綢之路被阻斷時,敦煌逐漸走向衰敗。尤其是明朝劃嘉峪關為界后,敦煌便被棄置關外,變為荒涼之地,遂徹底失去了在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地位。

  相關稿件:①長安在維護絲路暢通與繁榮方面的重要作用 ②廣州:海上絲綢之路上長盛不衰的東方大港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08日?14版)

多乐彩稳赚技巧